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

隔夜海外金属全线强势反弹其中LME三个月

2019年04月11日 栏目:故事

隔夜海外金属全线强势反弹,其中LME三个月铜、铝、铅、锌、镍和锡分别上涨4.15%、1.63%、1.98%、4.04%、5.19%和1.46

隔夜海外金属全线强势反弹,其中LME三个月铜、铝、铅、锌、镍和锡分别上涨4.15%、1.63%、1.98%、4.04%、5.19%和1.46%,而COMEX铜12月合约上涨了3.6%。另外,隔夜海外股市也出现绝地反弹,标普500指数收涨47.15点,涨幅2.43%,报1987.66点。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收涨2.27%,纳斯达克综合指数收涨115.10点,涨幅2.45%,报4812.71点。欧洲泛欧绩优300指数收涨3.6%,报1431.64点。

市场恐慌情绪缓解触发金属反弹

在风险资产大幅上涨的同时,安全资产如美国国债、德国国债和国际黄金出现下滑。8月27日,10年期美债收益率上涨2个基点,至2.19%;10年期德国国债收益率上涨3个基点,至0.75%;美国COMEX 12月黄金期货价格收跌2.00美元,跌幅0.2%,报每盎司1122.60美元。

统计发现珠海货架企业
,作为衡量全球金融市场恐慌情绪的CBOE波动率指数(VIX指数)在新兴市场金融动荡之际出现了大幅度攀升的势头。数据显示,2015年8月24日,VIX指数升至40.74点,创下了2010年10月5日以来的纪录,在2010年VIX指数创下45.45点的高点时欧债危机越演越烈。回顾历史,VIX指数突破40点只有寥寥几次相对比较大的的危机爆发市场才会出现,例如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2000年至2002年互联泡沫破灭、2008年金融危机和当前新兴市场危机。统计发现,自2000年以来至今,VIX指数和COMEX黄金价格呈现中等的正相关性,原因在于市场恐慌催生避险需求,从而导致黄金买盘增加;而VIX指数和风险资产如基本金属、美国道指呈现中等正相关,往往在恐慌过后,VIX指数大跌之际,基本金属会出现强势反弹。

数据显示,8月27日CBOE恐慌指数VIX下跌13.8%,至26.14点,接近其20的长期平均水平。8月24日,VIX指数一度突破50。

笔者认为,全球风险资产出现大幅上涨,主要是避险情绪降温,前期市场恐慌引发的抛售出现修复。一方面,美国公布的经济数据意外强劲,美国商务部公布的数据显示,二季度美国GDP年化环比增长3.7%,较上月底公布的2.3%的初值大幅上修,也高于分析师3.2%的预期。另一方面,中国对于外汇干预,以及继续释放流动性使得市场对于人民币继续贬值担忧略有缓解,并且对于中国股市等市场风险也有所下降。

据《华尔街》报道支撑杆
,因中国央行今日干预,人民币外汇掉期大幅下跌,此举旨在减弱不断升温的人民币贬值预期。它意味着未来人民币会走强、中国国内利率下降。报道称,少数几家商业银行代表中国央行进行了大规模认购,1年期美元兑人民币外汇掉期从周二的1730点暴跌至1200点。8月27日,中国央行继周二后本周第二次进行1500亿元的七天期逆回购操作,本周公开市场净投放600亿元。

结构性问题很难通过货币政策解决

当前社会融资成本高不刚性兑付没打破,大量国有大型企业或者地方融资平台挤占民营企业所需的流动性,民营企业的资金成本自然就高。这既涉及国企改革的问题,也涉及中央和地方的财税关系问题,单纯依靠释放流动性是难以解决实体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终导致实体经济恢复缓慢,甚至还没有触底。

另外,央行已通过几轮降准降息,银行资金流动性应足够充裕,且事实表明社会融资成本也有下降迹象,银行资金流动性也很宽裕。8月24日,上海货币市场隔夜利率为1.8666%,7月末银行体系超额备付金水平仍将保持在3万多亿元,且2015年7月份,金融机构新发放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5.97%,较去年同期下降了近1个百分点,创2011年以来水平。

即使如此,实体经济融资难和融资贵现象仍没得到根本改观。造成如此怪象原因很简单:一方面,实体经济受国际国内经济疲软影响导致整体不景气,银行不愿放贷和不敢放贷,造成资金在银行体系内滞留或通过各种暗道流向其他非标信贷资产领域。另一方面,银行大量信贷资金通过伞型信托及向房企注入等方式流向了股市和楼市。

供求基本面依旧偏弱

从基本面看,由于人民币远期汇率开始回落,这促使基本金属正套交易再度来袭,这就导致金属呈现外强内弱的格局。统计发现,截止8月27日,LME三个月铜和沪市三个月铜的比价由前一交易日的7.89点降至7.56点,由此铜进口由8月26日盈利1406元/吨转为亏损408元/吨。

然而,从基本金属基本面来看,整体依旧处于供过于求的格局。铜方面,2015年上半年全球铜矿产出较去年基本持平朱雀房卡
,而下半年伴随新增产能的投产,预计铜矿增长还将保持在2.5%-3%左右。而国内铜冶炼厂在三季度检修明显减少,预计三季度铜产出在8月份及之后有明显的增长。尽管有消息称江西铜业将对贵溪冶炼厂减产10%,但预计影响产出只有万吨,几乎可以沪忽略不计。铝方面,目前有色金属工业协会预估国内铝冶炼厂减产240万吨,但是对比下半年新增产能300万吨和总产能3000万吨的量几乎可以忽略。镍方面,7月份镍矿进口大幅减少,但是国内需求疲软,尤其是钢厂因阅兵蓝减产,企业还处于去库存阶段,并不具备大规模反弹的动能。

总结,笔者认为在市场恐慌性短期缓解的情况下,全球风险资产修复反弹行情正在展开,但是由于人民币贬值预期和中国经济结构性问题难以通过货币政策解决。而基本面方面,由于前期金属下跌过快,导致LME铜出现由贴水转为升水,而国内铜到岸溢价因正套进口需求和国内铜冶炼厂月检修而明显回升,这意味着金属短期有反弹的需求,但是受制于供过于求的基本面,尤其是需求前景的不确定性,有色金属反弹高度有限。 (:中冶有色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