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育儿

菜价保卫战一场不得不进行的战斗

2019年05月14日 栏目:育儿

菜价保卫战:一场不得不进行的战斗?_水果蔬菜专题_产业经济据报道,10日,福州市打响“菜价保卫战”,开始对大白菜、上海青、豆芽菜和空心

菜价保卫战:一场不得不进行的战斗?_水果蔬菜专题_产业经济

据报道,10日,福州市打响“菜价保卫战”,开始对大白菜、上海青、豆芽菜和空心

菜等4种主要蔬菜实施“限价令”,成为国内个政府干预、控制菜价的城市,至11日,福州6家主要超市的80家门店全部将菜价调至政府指导价之下,4种大路菜的降价幅度两日间普遍达到15%—50%。不过,在福州市民拍手称快的同时,舆论的质疑和忧虑正在泛起。

支 持

菜价须保卫,这一战太给力了

菜价飞升,使百姓的菜篮子越拎越重,人们自然把期待的目光投向政府。不难理解,中央政府通过宏观政策的调整,使这一形势得到扭转,还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显效。而对于地方政府来说,政策的针对性、即时性则应该更强烈一些。换言之,政策一出台,菜价应声而落,才是地方政府的应有作为。

而从福州的“菜价保卫战”来看,政府在菜价控制方面,作为的空间还是很大的。一是有些措施完全可以在政府的调控下马上显效,比如扩大本地蔬菜种植面积,从种到收的周期一般也只有几十天,见效还是比较快的;再比如,通过政策减免摊贩的管理费,更是可以立竿见影。二是从市场规律来看,这些调控措施有理有利有节,并非心血来潮。因为菜价过急地上涨,往往包含许多跟风的非理性成本,政府出台措施进行人为“急刹车”,可降低一些人的涨价预期,有利于市场向理性发展。不管怎么说,遏制一下过快的菜价上涨势头,缓和社会情绪,还是必要和必须的。马龙生

“矫枉”就别怕“过正”

其实,关于各种“限价令”的讨论早已甚嚣尘上,“高屋建瓴”的夸夸其谈随处可见,貌似专业的学术观点到处充斥,媒体策划炒作紧随其后,更多的是对于政府直接干预物价的质疑与担忧。可现如今,蔬菜价格已经进入“元时代”,在近20种蔬菜中,至少1/3的蔬菜超过4元/斤,1元/斤以下的蔬菜几乎绝迹。面对赤裸裸的高物价,一切“专业”说辞、学者论调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很明显,以食为天的老百姓需要的是一项能把物价降下来的调控措施,急需像“蔬菜限价令”一样的阀门,及时阻止热钱的涌入,封杀投机者,维持物价的稳定。

确实,无论是此前的“限购令”,还是物价补贴都有过 “矫枉过正恐惧症”的影子。但是,与其缩手缩脚唯唯诺诺地步步为营,不如雷厉风行地干一场,政府这双“有形的手”本应该出手时就出手。实际上,“限价令”的可取之处正在于其“不顾一切,大刀阔斧”的一面,当物价成为发飙的猛兽,一切温和的劝导都是枉然,此时需要的正是“矫枉”不怕“过正”的强制措施。 张开埠

中 立

请慎用“蔬菜限价令”

行政权力主导的“菜价保卫战”,看起来固然很美,却很容易“走火入魔”:一者,随着社会分工的精细化,终端产品价格往往是N道工序价值叠加的结果,你觉得菜价高,就直接拿超市卖场杀价,货架上的菜是便宜了,但如果卖家的利润也被杀得片甲不留,谁又愿意继续做亏本的买卖?二者,谷贱伤农,菜价也是一样的道理,通胀的环境如果没有一个显着的改观,行政化“限价”的后果,就是没人愿意种菜、没人愿意卖菜,这比高菜价更恶劣。

“蔬菜限价令”也不是不能用,但应该慎用,毕竟行政手段是宏观调控中坏的选择。目前全国菜价上涨,也算是历年来此领域多重顽疾的集中爆发:譬如蔬菜批发市场的布局规划、城市菜篮子制度建设、对菜农的补助与扶持、运售环节的有序监管等,这些欠账久未还清,一旦时机适宜,必将在价格上呈现报复性乱象。眼下,普通人群的微薄薪资就在疯涨的菜价里被稀释成快餐店的清水汤。菜价要降,但不要降得那么后患无穷——— 不到万不得已,还是请政府慎用“蔬菜限价令”。 邓海建

反 对

保卫不了市民却击伤了农民

政府用权力干预市场的办法收获了市民的赞扬,市民也从政府习惯性扭转市场规律的做法中得到了实惠。可菜农呢?这时候谁替菜农着想?菜价上涨都是炒出来的吗?看看价格日益飞涨的化肥,看看打着滚往上翻的种菜成本,菜价能不涨么?照此看来,限制菜价是在惠民吗?恐怕未必全是,我倒更觉得是权力在堵窟窿,用牺牲一部分人的利益的办法来满足另一部分人,只是堵来堵去,窟窿仍在。

我一直认为,福州干预菜价的举动是在看人下菜碟。房价、油价涨得比菜价慢吗?老百姓的意见少吗?可为什么在这些垄断寡头行业涨价时,政府部门的政策却像蜗牛一样,在公众的期盼中慢腾腾地散步呢?是他们不知道房价、油价涨价将给生活带来一系列的负面反应吗?显然不是。而菜农无所谓,又有几个官员把菜农当座上宾呢?很少。于是,政策的正义性一夜之间回归了,权力的大棒朝着菜价尽情地挥舞着,好爽啊。可惜,挥的不是地方,有点打瘸子骂哑巴的意思。 傅万夫

关键是保卫战≠持久战

蔬菜价格不断上涨,城市居民难以承受,政府有权也有进行干预。但干预的方式不应是行政打压,而要靠市场手段和价值规律。用行政命令限制菜价虽然一时可以奏效,但是治得了标治不了本,居民看似受了益,然而终失去的会更多。

在我看来,菜价疯涨,根子还是供需失衡,供给不足。农民觉得种菜不合算,不肯多种菜,这是问题的核心。生产不足必然引起菜价攀升,限价不但解决不了供给不足的深层矛盾,而且只会加剧这一矛盾。在这个关键点上,福州下达“蔬菜限价令”,菜农辛辛苦苦种植的蔬菜卖不上好价钱,成本却花去不少,到头来,只会给新一轮蔬菜供给不足涨价埋下伏笔。“蔬菜限价令”的效果注定是短暂的,“菜价保卫战”并不是“持久战”。一旦结束,菜价必然会出现反弹,城市居民省下的钱还得吐出来。

与其实施“蔬菜限价令”,不如高度重视菜篮子工程,把增量放大,把供给做多。蔬菜生产充足了,流通渠道顺畅了,无需下达“蔬菜限价令”,城市居民也能吃上价格合理、数量充足、品种多样的蔬菜,政府也无需去做亲一个疏一个的傻事。

河南成人高考
枣树苗
讲牌场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