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天津狂躁型精神病患者家庭调查 铁链紧锁的爱

2018-12-07 19:38:02
天津"狂躁型精神病患者"家庭调查 铁链紧锁的爱 每天,于世珍不得不用这条冰冷的铁链锁住儿子儿子成了“武疯子”重病母亲渴望奇迹 我想选择坚强,但太难了 天刚亮,于世珍就起床了。

她心情复杂地看了看还在睡觉的儿子,拿出藏在门后面的铁链和铁锁,悄悄把孩子的双脚锁在暖气管上,然后走出门。

儿子疯了9年,丈夫去世了4年,面对家徒四壁的窘困,她这个54岁的退休老人已经再也无力承担了。

腰部、腹部又开始隐隐作痛,于世珍知道自己的病情又加重了,她咬牙坚持着,仍盲无目的地行走在大街上。

或者等待奇迹,或永远倒下。

不管哪个结果对她或许都是一种解脱——很多“武疯子”患者家庭都曾这样想过。

“儿子,别打妈妈,求你了,别打妈妈……把妈妈打坏了,就再也没有人能照顾你了。

” 在于世珍将饭送到儿子面前时,25岁的刘嘉突然病情发作,他一把揪住于世珍的头发,另一手劈头盖脸地打过来。

在拳头落到于世珍身上时,她想到的却是孩子的未来。

她用双手紧紧抱头尽量保护着自己,但刘嘉随手抄起桌子上的1本厚书,猛地砸在她的头上,她一下昏死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她面对的是满屋的狼藉,孩子已经恢复了平静,坐在床边上痴痴地笑着,满眼茫然。

于世珍说,那一刻她的伤痛不在身上,而在心里,那是一种万念俱灰的无助感,真的不想活了。

经过两家医院的检查,她患上了严重的肾积水,如果不赶紧治疗将有生命危险。

但两个月过去了,她仍然重复着过去的日子,并且母子俩的病情都在加重。

由于刘嘉终年被锁在家中,大小便就在屋里,走进于世珍的家,一股刺鼻的味道熏得人喘不上气,而于世珍已习惯了这一切,见到记者她显得非常无奈。

“我身体也不好,每一个月孩子还要吃药,否则病犯得厉害,我又要挨打了。

”在于世珍的床头放着几张医院的诊断证明,时间近的是天津医科大学二附属医院的诊断,建议马上住院手术,虽然算不上大手术,费用也不是天文数字,但于世珍说,当她知道需要交5000元住院费时,就偷偷地跑出来了,因为她每月的退休金不过几百元,主要是给孩子买药,根本拿不出给自己看病的钱。

“我现在除了给孩子做饭,每天就是到外面到处走走。

”于世珍说,她的亲属也都是下岗职工,几年来对她家已帮助很多了,如今她不想再麻烦大家了,而相关部门她也都跑过了,都没有针对她这种情况的救助规定。

看她实在可怜,有人就捐给她一二百元,而于世珍不舍得花,实在太疼了,她就买止痛片吃。

于世珍说,她本身也是天津“武疯子”患者家属联谊会的成员,而其中和她处境一样的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