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青少年吸毒样本喝止咳露不知不觉染毒瘾

2018-11-05 10:12:39

青少年吸毒样本:喝止咳露不知不觉染毒瘾

“我长一次有半年没有碰过海洛因,但有一次在路上碰到毒友,就又复吸了。”近年来,青少年吸毒人数增加,戒毒后复吸人数也有所攀升。青少年主要通过那些渠道沾染上毒品,断绝毒瘾难在何处?日前,来到罗浮山自愿戒毒医院,对那里的莞籍戒毒青少年进行探访,以期给未成年人敲响警钟。

东莞市公安局戒毒所去年曾有统计,该所40%戒毒人员是25岁以下的青少年。惠州市罗浮山自愿戒毒医院的统计数据也与此相呼应,这里是距东莞近的民间戒毒医院,与强制戒毒相比,更自由更注重心理辅导。每年有1500多人次来医院戒毒,其中东莞人约占一半。院长何志军介绍,戒毒所80%以上是30岁以下的青少年,近年来吸毒史为年、年龄在10到20多岁的吸毒者数量增加,年龄小的仅有14岁,不少是在东莞一些职业技术学校就读的在校学生。其他年龄的毒瘾患者中,初次接触毒品的年龄,绝大多数都是在青少年时期。

何志军说,很大一部分青少年从喝止咳露开始染上毒瘾。阿湛15岁,初二开始喝止咳水成瘾,他是在班上其他同学的推荐下喝上的,当时根本没有想到这是毒品。13年来,他说自己“喝过了整个广东的止咳水”,价格从刚开始的元每瓶喝到现在的150元每瓶,一天多要喝10瓶。有一次在桂林旅游时毒瘾发作,他连夜开车800公里回广东买止咳水喝。高三毕业后,家人找了关系让他去当兵,尿检不合格,他才知道自己染上的是毒瘾。随后,阿湛把家人给自己做服装生意的80万元都拿来买止咳水,事业一败涂地。

何志军介绍,目前新型毒品流行,许多毒品改头换面,一些青少年误以为这些不是白粉,不容易上瘾。但其实,吸食新型毒品将对大脑神经细胞产生直接的损害,会导致很强的精神依赖,会对人的机体产生巨大危害,用药以后可能发生伤人、自残等暴力行为,尤其是对青少年危害性极大。

戒毒医院曾对自愿戒毒的东莞青少年吸毒人员做过相关调查,发现多半青少年来自东莞本地家庭或外省人在东莞做生意的家庭,很多人家境都相当不错,但往往父母忙于生意而无暇顾及他们的成长,他们染上毒品。

小智从小跟随爷爷奶奶长大,18岁那年,爷爷遭遇车祸不幸去世,随后奶奶离世,同一年,他崇拜的姑父也被查出患上晚期肝癌。小智的父母将他接到自己身边,小智总感觉和父母格格不入,流连于娱乐场所。有一天,有朋友递给他一个纸包,说如果吸食了这个就不会再有苦闷的感觉。纸包中正是冰毒。小智很快成为了一名瘾君子,他说每次吸上毒品,就会忘记现实中的痛苦,幻想爷爷奶奶还活着,无法自拔。

老张夫妻俩多年经商,家境丰厚,独生女儿小张长得漂亮,人也聪明,学习成绩一直很好,还担任班干部。3年前,老张夫妻间感情出现了危机,争吵夹杂着冷战的日子持续了一段时间后,终二人选择了离婚。小张一气之下,选择了出国留学。在国外失去了父母的监管,又怀着自暴自弃的报复心理,终陷入了毒品的深渊。

何志军说,目前看来,戒毒之后,如果仍然回到原来的环境中,再次受到毒品的引诱以及抗拒不了的心理因素,很容易引起复吸。目前国际上公布的复吸率高达90%。相比于成年人,青少年的毒瘾更难戒除。成年人多是自愿来中心戒毒,而不少青少年是家长送进来的,很多人还没认清毒品的危害性,心理上只是家长“要我戒”,而不是“我要戒”。他建议,戒毒后能远离原来的环境,到一个陌生的环境中去,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阿东告诉,自己长一次有半年没有碰过海洛因,本来以为已经戒毒成功了,但有一次在路上碰到以前的毒友,受他怂恿就又复吸了,而且吸食的量还比以前更大了,几乎每天都要吸。

再次,戒毒人员回到社会中,面临工作、学业问题,往往容易受到歧视,令他们在工作、求学上受挫,这会令他们产生逃避的念头,重回吸毒的短暂愉悦中。阿湛告诉,自己之前谈了三个女朋友,两个都是大学生,但是因为知道了他喝止咳水成瘾,都和他分手。因为分手的痛苦,阿湛加大剂量麻醉自己,越陷越深。现在,阿湛交往了一个在医院工作的女友,在她的支持下,阿湛走进戒毒所,决定要与毒魔了断,“如果这一次我不积极主动来戒毒,下一步我可能会卖掉我的房子来喝止咳水了。”

何志军建议家长要注意观察孩子的需要,尤其是情感需要,及时给予关注、理解和尊重。他也呼吁社会上能有社工、心理专家加入,帮助他们进行情绪调节训练,教会他们一些应对负面情绪的方法。

一个月前,大二学生阿东在女友小欢的陪伴下,来到罗浮山戒毒医院自愿戒毒。外表看上去,戴着眼镜、文弱的他和一般大学生没有什么差别。他从初三开始吸毒,已有毒瘾5年。小欢发现他吸毒后,两人争吵过多次,阿东说不想连累女友提出分手,但是小欢不肯离开,说愿意陪阿东一起度过,这让阿东下定决心痛改前非。

初三那年,家住东坑镇的阿东看到表哥正在吸食一种白色粉末,表哥连说“弄一下”,好奇的阿东便吸了一点点,当时立刻出现了呕吐头晕的症状,非常难受。阿东说,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就陷了进去。每个星期住校回家,表哥都会让他继续吸食,还让他找了五六个朋友,还有表哥的朋友一起来“玩”。直到高二,阿东说自己的量都是一个月一两次,并没有感觉到上瘾的症状。

但到了高二高三,毒魔渐渐露出狰狞的面孔。阿东说几天没吸白粉,就会觉得浑身不舒服,没力气,不想做事。他这才去查资料,知道表哥给自己提供的白粉就是毒品海洛因。阿东说自己很恨表哥,也是这时候才知道表哥的父亲是贩毒的。

高三暑假,因为跟表哥及朋友在一起的时间多了,阿东吸毒的频率增加。但就是这时候,其中两个毒友在外吸毒被警察抓住送去强制戒毒两年。阿东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也想要戒毒,他换掉了,不再联系以前的毒友。开学后,他到从化上大学,期间半年时间,他都没有再沾染毒品。这时,他认识了女友小欢,阿东以为自己戒毒成功,所以也就瞒着她自己的毒史。

可就在大一军训结束放假回家时,阿东在路上又和以前的毒友重逢,受他鼓动,在戒毒半年后,阿东又一次吸上了海洛因。复吸后,阿东的毒瘾更加严重,基本每天都要吸食,多的一个月吸了1万多元钱。学业也因此耽误,他说毒瘾上来了,在教室里一分钟也坐不下去,更不要说有精神上课了。为了不让同学知道自己吸毒的事,阿东只能选择逃课。

小欢这时发现了阿东吸毒的事,两人吵架闹得很凶。阿东说当时就觉得自己人生无望,也不想连累小欢,多次提出分手。没想到小欢不肯,说一定要帮助阿东把毒戒掉。阿东休学来到戒毒医院戒毒。医院允许家人陪伴,学校一放假或者没课,小欢就从从化坐车来罗浮山陪阿东,帮他解闷打气。阿东说这次一定要戒掉毒瘾,然后去父亲的工厂帮忙,要给小欢一个好的未来。

数控车床
电磁除铁器
电动葫芦生产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