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养生

这些年乐视都挖了哪些大公司高管

2019年05月15日 栏目:养生

贾跃亭在乐视发布会上。图片来自CFP。文/王立娴 李拓 制图/虎嗅实习生 杨烨萌9月10日,乐视控股宣布,原上汽副总丁磊受邀加盟乐视

贾跃亭在乐视发布会上。图片来自CFP。

文/王立娴 李拓 制图/虎嗅实习生 杨烨萌

9月10日,乐视控股宣布,原上汽副总丁磊受邀加盟乐视,出任乐视超级汽车全球副董事长,执行董事,中国及亚太区副董事长、CEO兼总裁,并同时兼任乐视控股高级副总裁。

新任乐视副总的这位丁磊,乃是原上汽团体副总裁、上海通用汽车的总经理,他在汽车行业有着20多年夺目的从业经历。2004年-2011年初,上海通用在丁磊执掌的6年间,先后四次取得全国产,年产从22万台提升至103万台,创下1400亿销售额,利润200多亿。2013年8月,因上海市政府1纸调令,这位汽车界深耕已久的老将由商转政,摇身一变成为了上海浦东新区副区长,分管国资委、经信委和科委。

不过诚如其所言:我只是一个汽车人,不是一个政治家。上任不到两年的丁磊,于今年6月提交了辞职申请,此后便传出了一系列他将加盟特斯拉、苹果等公司的消息。有甚至称丁磊辞官尚待批,特斯拉就急切递出橄榄枝。

但是这位传统汽车产业的实力派,居然归于乐视麾下,不仅是人来了,还带来了投资、团队和项目。不得不说,贾老板这大锤抡得真真儿是极好的。

而如果仔细观察不难发现,乐视这些年在挖人上可谓不遗余力,不计成本。这里,虎嗅根据乐视近年来的业务部门归属,先为各位看官做一番梳理。

那些年,乐视挖过的墙脚

以乐视致新为例,据虎嗅所知,乐视TV与小米在研发人员上的相互挖角已经到了白热化程度。双方人员的流动不以单个人计,而以团队计。乐视目前为技术研发提供股份,不少在乐视其他岗位工作的员工也未必有如此优厚待遇。固然,虎嗅在这里盘点的不是些许砖瓦,而是可堪栋梁的公司高管。

视频站

虎嗅从目前消息源得知,高飞已调任乐视控股任职。另,未在图中显示的原搜狐销售部全国渠道中心总经理、原3G门户首席营销官张旻翚,在创办集萃骁通传媒之后,率领公司整体加入乐视,任乐视CMO,经调整,张旻翚任乐视互联运用事业群首席营销官。

而知名乐评人士郝舫目前也在乐视任职,他曾任星空卫视、Channel[V] 总监、滚石杂志中文版《音乐时空》主编、热波传媒副总裁,现为乐视原创节目总制片人。

原爱奇艺副总裁袁斌在加入乐视后,曾公然看衰爱奇艺与PPS的合并。

乐视影业

2011年,贾跃亭从光线影业挖来了总裁张昭,同年二人共同创建乐视影业,张昭任CEO及执行董事。2013年8月,两岁的乐视影业获得首轮2亿融资,一年过去,又取得3.4亿元的 B 轮融资,估值由15.5亿元翻升为48亿元。在2015年乐视影业股东大会上,有称其即将在5月完成C轮融资,但截至目前,并未有更新融资消息。

据官方披露,2012年,乐视影业出品或发行影片6部,票房收入6.25亿元;2013年出品或发行影片9部,票房收入10.5亿元;在今年召开的乐视影业2014年股东大会上,官方表露其票房成绩约为30亿元。

乐视影业创造了互联电影的概念,在《小时期》系列电影、《老男孩》等电影中取得了不俗的成绩。它曾被认为是乐视手中的一张,几近奔着独立上市的门路去的,直到去年年底,乐视发布公告,称将在未来一年内将乐视影业的控股权转让给乐视。

但不管是不是独立上市,乐视影业在人力方面的投入都不曾手软。

2013年5月28日,继张昭后,乐视影业又得一张,这次是被称为中国电影顶梁柱的导演张艺谋。无需过多的生平介绍,事情大家也都知道了。与老搭档张伟平分道扬镳之后,一直去向不明的老谋子转身成为了乐视影业签约导演,并担负公司的艺术总监,同时,乐视艺谋视频基金宣布成立。其间不乏三年两亿,乐视砸重金签下张艺谋、抽取乐视视频基金85%利润的说法,但都遭到了乐视方面的否认。

在张艺谋的新片《长城》开机不久,也就是今年4月份,乐视影业的大触手伸向了另一名大导演,徐克。乐视给徐克贴上的标签是科技侠。如果说招来老谋子是为了给乐视影业的国际化寻求一个支点,那请来徐克,便是为这1支点提供后力。张昭在接受虎嗅专访时就曾表示:国际化的后劲是在研发。怎样在国际上讲中国相关的故事,讲得西方人要津津乐道,这个就需要研发的气力。略有别于与张艺谋的方式,乐视称,将会在乐视硅谷基地,与徐克携手成立一个乐视硅谷视觉创意科技实验室,将更多高科技元素融入电影作品中。

乐视体育

在各家视频站中,乐视体育起步较早,从电视台人才中下手也属稳准狠,在雷振剑挖来刘建宏后,后者利用他在央视和体育圈的人脉挖来了很多专业体育人材,与其它互联公司成立的体育公司相比,这是的不同。

雷振剑还兼任乐视音乐董事长,而乐视音乐CEO则是尹亮。尹亮曾与雷振剑同供职于新浪音乐,后转往MySpace中国,任运营总监,加入乐视后任乐视副总编,负责音乐与动漫部门,现任乐视音乐CEO。

乐视致新(乐视TV)

乐视致新主要生产互联电视超级电视和互联盒子超级盒子。在2013年-2014年间,经常出镜的是梁军和彭钢。其中原达彼斯广告中国区整合策略总监、奥美SohoSq广告运营合伙人彭钢加盟乐视致新之后,任乐视致新高级副总裁,负责电视与盒子营销。由于2014年乐视致新内部某些缘由,彭钢出走乐视致新,现已转任乐视旗下子公司乐意Leie智能科技总裁,兼乐视控股高级副总裁。

负责乐视TV互联营销的杨芳,提出乐视产品纯互联销售的理念,虎嗅从已有渠道得知,她已于2014年前后低调离职,随后乐视放弃单纯官销售方式,开始推行线下合伙人的LePar计划。

乐视

从2013年9月起,业内已盛传乐视要做的消息,但在2014年沉寂了一年之后,乐视业务开始提速。正式对外宣布,则是在2015年1月。在沉寂的一年多时间里,乐视从友商那里挖来不少高管。

首先瞄中的是魅族乐视率先挖来了原魅族的营销中心副总裁莫翠天,不久之后,又将另一位魅族副总马麟招至麾下。据悉,莫翠天是于2013年11月9日宣布离开魅族,同年12月便有北京股民爆料称其加入乐视,还从魅族拉了1票团队出来,负责研发。而曾领导研发了所有魅族旗舰级,同时领导推出了安卓深度定制系统Flyme OS的马麟,在2014年2月份离开魅族后不久,就在其微博等社交账号实现了全面的乐视化。现在,莫翠天任乐视控股海副总裁,主掌海外业务,马麟则任乐视UI研发副总裁。

而除了魅族外,联想也向乐视输送了不少血液。2015年1月底,乐视终于有底气宣布要做,和一连挖来联想三枚高管不无关系,尤其是前联想集团副总裁,MIDH 中国业务部负责人冯幸。虎嗅曾有文章介绍:冯幸在联想度过了20年的职业生涯,从1994年一名联想工程师成长为统领联想中国业务的团体副总裁。在冯幸带领下,联想仅用了三年时间,于2013年成为中国市场第二、全球市场第三的智能厂商。

固然,以抱团姿势挖人外,乐视还按需挖取,对点拉人。向小米学营销,直接带走其营销创意的负责人杨大伟。操作系统不够强,直接挖来号称OS人的饶宏,不但负责操作系统的优化,还将主掌搭建汽车版人机交互系统和开放平台。是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乐视还要做汽车。

乐视汽车

从2015年开始,乐视汽车挖角开始提速。在虎嗅目前搜集到的乐视汽车高管中,有一半有外国车企经历。早在2013年3月原华晨宝马营销高级副总裁戴雷加盟英菲尼迪中国时,时任英菲尼迪中国事业部总经理吕征宇就曾公然表示希望加入自主品牌汽车公司,在2012年销量成绩平平的情况下口出此言,姑不论其言论是否得体,如今加盟乐视也算得偿所愿。

2014年乐视董事长贾跃亭游历美国期间,据传也曾参观特斯拉,但并没有任何挖角举动。

乐视电商

乐视在电商领域主要从当当、凡客诚品两个公司挖角。与乐视电商一样低调的还有乐视农业,后者在2014年8月上线乐生活,曾在2014年秋做过一波以高邮湖大闸蟹为主的生鲜电商尝试,但目前趋于停滞。由本来来生活副总经理蒋政文任乐视农业副总裁,当当高管郭鹤(目前已离职)则将负责乐视农业的品牌推广。

乐视金融及投资

乐视金融部门隶属于乐视财富,至少在2014年就已成型,直到2015年开始挖人。

而乐视也挖来了一些背景难明、目的难以揣摩的高管,包括2015年1月加盟,任乐视控股战略规划与管理部副总裁的阿不力克木阿不力米提(原罗兰贝格企业管理执行总监)、2015年8月加盟乐视的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副主任韩方明等。

为什么是乐视,乐视用什么吸引了他们?

一名要求匿名的乐视员工告知虎嗅,通常情况下,挖人由主管乐视人事VP蒋晓琳负责,不过非常重要的高管,则由贾跃亭亲身出马。

虽然贾跃亭并没有HR经验,但他对人性的了解似乎更深。媒体曾这么描绘贾跃亭:他与合作伙伴分享的利益往往超越对方的预期,他人可能随口夸一句他的车,他就可以拱手送给对方。(《贾跃亭和贾氏帝国的关键时刻》凤凰科技)通常情况下,员工离职无外乎钱少、不开心,高管也一样,所以乐视从来都是以这两个角度寻求突破口挖人。这样的例子在乐视新加盟的高管中并不鲜见。

①在原公司不得志,想寻求突破

梁军是较早加入乐视的联想高管。他在联想推出了自认为联想迄今为止棒的乐Phone,这是一款被柳传志宣称为联想的董事会和管理层反复研究以后,下定决心要和iPhone背水一战的产品。不过到2012年,联想产品开始多样化,乐Phone品牌式微,梁军就在此时选择离开,加入乐视,负责乐视机顶盒和电视的研发。

今年在领域引起极大争议的乐视,领军人是来自联想部门的负责人冯幸。他于2014年加入乐视之前,从联想MIDH(移动互联和数字家庭)中国业务部总经理调任联想云服务集团,负责虚拟运营商业务。看起来比较边缘化的联想云服务刚起步,且并不是冯幸善于的领域,在贾跃亭联系他以后就很快决定重回领域。

魅族高管在2014年的离职潮,更是不得志的群像标本。2014年,负责营销的魅族副总裁莫翠天宣布离职,原因是对于自己提出的线上、专卖店、公开渠道共同发力的方式未获得公司同意,因此选择离开。而莫翠天的下一站则是乐视。他离开以后,继任者是李楠,后者也是魅族历任营销副总裁中顺风顺水的人。

②在原公司的利益没法得到保证

典型的是乐视影业CEO张昭。2011年3月,业内传出张昭加盟乐视的消息。作为原光线影业总裁,在公司上市之前离职,令外界大为吃惊。虽然光线方面表示张昭的离开是个人原因,但业内流传的版本却是,尽管光线影业上市在即,但光线传媒总裁王长田并不愿意给张昭股分,令后者怒而离职。

2014年春节后,乐视以优厚的待遇加股分诱惑,将魅族负责Flyme OS研发的副总裁马麟一行人挖走,直接刺激了魅族创始人黄章,后者随即宣布公司转为股份制。而魅族这个有着11年历史的家族式企业,由于乐视频繁挖角而不能不开始了新的转型。

这些被挖角的公司怎么样了?

尽管乐视高管来源广泛,但来自联想、凡客、当当和魅族的高管多。而从某种意义上说,魅族和联想成为乐视年新一轮挖角大战的受损者。

当当在若干轮的电商大战中已经败北,彻底退出电商梯队;凡客的现状不用多说;而央视有一票人才都跑乐视了。

联想业务也在中华酷联中和酷派一样开始掉队,2014年收购摩托罗拉以来,动作并不多。为了重振业务,曾被认为是杨元庆接班人的联想移动业务集团负责人刘军,甚至被直接解职。联想成立奇异工厂,推出ZUK,同时准备将MOTO移动产品再次带入中国。

魅族应该感到荣幸,自从马麟离职以后,黄章再也不是那个雷军要5%的股分都不给的黄章了,他在资本和股权问题上开始急速转变。不但给员工开始分期权,还接受了以阿里为首的6.5亿美元注资。资本与增长的压力迫使魅族在年内接连推出了魅蓝和魅蓝Note系列廉价机,与它曾不屑一顾的小米争夺入门机市场。

人力充足是一家公司健康活力的重要指标,这在乐视、小米之类的新兴互联公司表现得为明显。乐视的猛烈扩大,贾跃亭的慷慨为人,可能意味着他还将不断以股权、高薪、放权等等优厚的条件,从各大公司挖高管虽然你未必知道贾跃亭眼睛瞄准的下一个高管来自哪家公司,但各位老板应从前车之鉴中吸取教训:倘若你的高管都加入乐视了,那可能真是贵司衰落的开始。

你的公司是一艘正在下沉的船吗?

(虎嗅姚坤同学也对本文助益良多。)

月经量多贫血怎么治疗
什么中药治痛经
痛经吃什么中药止痛